天空使者——蔡舒聪镜头下的生态鸟类世界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18 05:27

  繁忙的企业工作之余,蔡教授拿起相机,专注拍摄鸟类,已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余暇、余兴、余韵。一日余暇,兴之所至,行于西湖孤山周边,拍小景,摄小物,偶有收获便足以自乐。

  如果不是聆听过他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了自己的一幅幅鸟类题材摄影作品,欣赏过他用镜头所记录下的一只只或腾空、或俯冲、或依偎、或呢喃、或哺乳、或捕食、或嬉戏的良禽飞鸟的身形姿态后,你很难将他同一个酷爱鸟类摄影的艺术家联系在一起,作为一个大集团的老总、一个企业家,居然还能不忘初心,坚持摄影艺术,不由的让人肃然起敬。

  曾经有位诗人说:“一方没有鸟儿飞翔的天空,是悲寂的天空”。蔡教授之所以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对拍摄飞鸟禽类产生浓厚兴趣,既有兴趣与机缘的巧合,也源于他对自然生活的热爱,蔡教授说鸟是天空的使者,人类的朋友,拍鸟可以让我们接近大自然,感悟其无穷魅力。学会拍鸟,就等于得到了大自然剧场的免费门票,拍鸟的乐趣在于发现、期待,挑战你的耐力、观察力,你永远不知道它的下一个动态是什么?

  蔡教授也在拍鸟的过程当中总结了很多感悟:一、能和鸟共同享受到新鲜的空气,绿色的环境,充足的阳光。二、能够锻炼身体陶冶情操,鸟儿早出晚归,中午休息,跟着鸟的节拍就得早起、晚归勤劳辛苦,负重行走,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宣传环保爱护家园。三、能提高摄影技艺水平。鸟是最难拍的,能把鸟拍好,对拍好风光、人物类摄影也有好的借鉴和示范作用。四、能够以鸟会友、交友,相同的时间和空间,情趣相投的结伴而行做愉悦身心之事,既能遣兴趣、养性情,亦可调减工作压力。

  闲暇之余,相邀几位志趣相投的良朋好友,离开喧嚣的城市,置身安宁幽静的大自然之中,活动筋骨,锻炼身体,呼吸新鲜空气,缓解工作中带来的压力和超负荷运转后的疲劳。在一起看片交流拍摄心得与收获时,那种快乐与满足,在这种氛围下,拍摄之中的孤独与疲劳,早就忘却。正因为如此,才乐此不疲吧。

  成立四年来。截至2018年底,共有51名学员的190幅作品,在国家三大专业期刊《大众摄影》等和在全国性、省级和国际摄影比赛中获得219个奖项。

  培养了13名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63名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和169名省级会员,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摄影教学成果。

  众所周知,现在搞摄影,置办硬件设备倒非难事,最难的是美学艺术方面的修养,蔡教授不光是摄影,还在绘画、篆刻方面也有很高成就,早年还在广州美院学习过,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他不光鸟类摄影水平专业,绘画、篆刻也十分厉害,为人低调的他,事实上在圈内已经很有名气了。

  图中这只翠鸟,蔡总拍了五年,已经是老朋友了,翠鸟羽毛光鲜,喜欢在池塘、沼泽、溪边觅鱼虾昆虫为食,讲起这只翠鸟,蔡教授心生敬意,这是一只雄性翠鸟,它非常之勤劳,每日都在西湖孤山的湖面捕食,作为一家之主,它要养活3个孩子、自己及他的配偶5张嘴,所以它终日都在不停的辛勤劳作,蔡总说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这只鸟已经很疲惫了,听了这个故事终于知道他喜欢和心生敬意这只翠鸟的深层原因了。

  翠鸟常常就静栖于池畔折技或水中蓬叶之上,一双眼睛死死盯住水面,一旦发现有可享用的食物,则以闪电般速度飞去捕捉,而后再回到栖息地耐心等待。翠鸟的身上也有无数摄影爱好者追求的影子,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何等惬意,这种心灵寄托,也只有摄影爱好者才能体会得到。

  二十世纪美国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先生有句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的不够近。”不难想象,拍摄野生鸟类姿体形态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它需要摄影师或爬山涉水,或披星戴月,或风餐露宿,或蹲坑守候,全然不能顾及镜头以外的事情,艰辛困苦可想而知。有时候为了拍到一幅心仪的作品,要独自守候在目标可能出现的地方,一呆至少就是数个小时不挪窝。在一些无法支撑三脚架的地方,一端起沉重的长镜头就得几十分钟放不下来。夏日要忍受酷暑高温,还要不免被蚊虫叮咬。冬日的天寒地冻,冻得四肢僵硬也要坚持,还要学习鸟类名称、外貌、习性、天敌等方面的知识,当然在拍鸟过程中,吃得苦也不算少,但得到更多的还是乐,正因为有这种体验,摄影人比常人更加懂得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的真谛。

  在他的镜头里,看到生命的力量,看到大自然的和谐之美,通过珍禽安居去表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在积累自己摄影经验的同时,更多的唤醒人们对大自然的呵护本能和博爱情怀,为保护生态环境、促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倾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蔡教授除了处理日常繁忙的企业工作之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在惠州给广大影友们讲鸟类的拍摄技巧,推广及提高业余爱好者生态鸟类拍摄的水平,并通过他们让生态环保理念传递到更多人的心里。自发组织成立了孤山翠鸟摄影俱乐部,发动惠州影友拍摄鸟类,经常交流心得。

  多次自费组织惠州业余拍鸟影友到惠东盐洲、白盆珠水库、南昆山、罗浮山、西湖、仲恺潼湖、马安镇等地拍鸟,同时也对外积极宣传惠州的美丽生态环境。

  蔡教授说:“对鸟类摄影,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一位成功的鸟类摄影师,除了具备必要的摄影技能外,他还必须了解鸟类的习性以及栖息地的知识等等,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有一颗深爱鸟类飞禽的心。”仔细想来,他已经用自己的行为和作品诠释了这段经典的话!

  “鸟类的相片最能反映地区自然生态的现状。”蔡教授就是想通过镜头拍下的照片,想以美的、震撼的视角唤起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传递生态保护理念,让更多的人关心环境和珍稀鸟类的保护。